1. <dd id="szlwr"></dd><tbody id="szlwr"><track id="szlwr"></track></tbody><dd id="szlwr"></dd> <tbody id="szlwr"></tbody>

      1. <progress id="szlwr"><pre id="szlwr"></pre></progress>

        為違法占地項目“撐腰打氣”礦區生態破壞觸目驚心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再揭地方治污及生態短板

        建設項目要上馬,用地手續不全怎么辦?黑龍江省綏化市的做法是,要求“相關職能部門‘卸下怕追責的思想包袱’‘從工作大局出發寬松執法’。”其結果是,兩個省級交通建設項目實際違法占用黑土耕地18144畝,其中永久基本農田10923畝。

        1月10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以下簡稱督察組)公開通報4起典型案件,其中就包括綏化市違法占用黑土耕地問題。同時,督察組通報的4起案件中再現“觸目驚心”問題。督察組指出,貴州一些地方礦產開發生態破壞嚴重,一些企業“采礦作業‘遍地開花’,整個礦區生態破壞觸目驚心。”

        4起典型案例還包括陜西省咸陽市推動解決大氣污染“老大難”問題不力;寧夏寧東基地和吳忠中衛石嘴山等地違規上馬“兩高”項目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對黑龍江、貴州、陜西以及寧夏的督察已是第二輪。從督察組公開的情況看,無論是生態保護還是污染防治,4?。▍^)突出短板問題依然存在。

        違法占用永久基本農田逾萬畝

        黑土地是珍貴的土壤資源,被譽為“耕地中的大熊貓”。然而,去年12月,中央第一生態環保督察組在綏化市看到的情況卻并非如此。督察組透露,僅2018年以來,綏化市共發生占用黑土耕地違法案件124起,大量黑土耕地甚至永久基本農田遭到破壞。其中,綏化市兩個省級交通項目最為典型。

        督察組說,2019年以來,在綏化市政府的強力推動下,在未實施農用地征收、未落實耕地占補平衡、未取得用地審批手續和項目開工許可的情況下,兩個省級交通建設項目即違法開工建設。綏化市甚至要求相關職能部門“寬松執法”。

        督察組透露,截至目前,兩個項目的路基、橋梁工程已基本完成,路面工程分別完成70%和80%。在項目實施中,也未按要求將剝離的表土用于土地復墾和改良治理。

        除了兩個省級交通項目大量違法占用黑土耕地外,督察組在綏化市下沉督察時還發現,侵蝕溝的治理嚴重滯后。

        侵蝕溝是東北黑土區水土流失的典型表現形式,治理不到位會直接導致黑土地數量減少、土層變薄。督察組指出,根據《黑龍江省侵蝕溝治理工程實施方案(2017—2020年)》,綏化市應于2020年底前完成1152條侵蝕溝治理任務,實際僅完成256條。綏化市慶安縣應完成128條侵蝕溝治理任務,實際一條都未完成,明顯不作為?,F場督察發現,慶安縣民旺治理項目區侵蝕溝密布,大片耕地千溝百壑;海倫市共合鎮多條侵蝕溝近年來仍在快速擴大。

        為保護耕作層表土資源,《黑龍江省耕地保護條例》和《東北黑土地保護規劃綱要(2017—2030年)》明確要求,對非農業建設項目所占用耕地的耕作層土壤應進行剝離,剝離的土壤主要用于土地復墾和改良治理。

        然而,督察發現,2017年以來,綏化市實施的426個已辦理用地審批手續的非農業建設項目中,僅有5個項目編制表土剝離方案并實施剝離,多達1.3萬余畝耕地被直接占用,超過180萬立方米的黑土資源沒有得到有效再利用。督察組指出,綏化市有關部門對以上問題監管缺位,有法不依、執法不嚴。

        違規開采生態破壞觸目驚心

        去年12月,中央第二生態環保督察組對貴州省進行第二輪督察。督察發現,貴州省各類礦山近半數存在手續不全問題。“近年來,一些地方粗放開發礦產資源,生態修復滯后,對生態環境造成較大影響。”督察組說,特別是貴陽市修文縣、黔東南州黃平縣等地礦產資源開發違法違規問題突出,生態破壞和環境污染嚴重?! ?/span>

        督察組指出,2020年,修文縣建成的14座綠色礦山中,多數不符合綠色礦山條件,其中,長沖大槽鋁土礦山等在申報時未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2018年以來,馬家橋砂石廠等13座礦山因侵占林地等被有關部門處罰47次。“2021年10月暗查發現,14座綠色礦山中有12座不同程度存在生態破壞嚴重、生態修復滯后等問題。”督察組說,2021年10月27日,督察人員使用無人機前期暗查發現,修文縣陽光砂石廠羅漢坡砂石礦山部分區域覆土復綠等生態修復措施不到位,只是鋪設綠色防塵網、懸掛塑料樹葉進行虛假整改。

        貴州黃平富城實業有限公司麥巴鋁土礦違法問題突出、生態破壞嚴重,近三年共被有關部門處罰62次;茶亭坳砂石場違法侵占貴州氵舞陽湖國家森林公園。督察組透露,2021年9月,這兩個問題礦山均順利通過層層評審,被列入貴州省2021年度第一批省級綠色礦山公示名單。

        除了綠色礦山弄虛作假,督察組在貴州還查出,礦山違法違規開采問題十分突出。

        據督察組介紹,貴州黃平富城實業有限公司麥巴鋁土礦位于黃平縣落裙坡礦區,2014年5月取得采礦許可證,批準開采方式為“首采區—接替采區—后期采區”分期開采,礦區面積344.7公頃。長期以來,這家公司在未辦理土地征用、林地占用手續的情況下,采取勞務分包方式轉嫁責任,將麥巴鋁土礦分包給86名個人開采,并擅自將開采方式由分期開采變更為同時交替剝采。由于生態修復不及時、不規范,礦區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53.5公頃林地、4.9公頃耕地被違法侵占。

        督察發現,“這家企業的采礦點多達30余個,采礦作業‘遍地開花’,整個礦區生態破壞觸目驚心。”督察組說,2021年10月,督察人員前期暗查還發現,大量伴生礦及廢石廢渣隨意堆存或填埋,部分淋溶水直接滲入地下或匯入山塘,嚴重污染周邊環境。監測結果顯示,附近積存的淋溶水呈強酸性,化學需氧量、銅、砷、鎘、鉻濃度分別超地表水Ⅲ類標準52倍、8倍、10倍、84倍、10倍。

        被督察組點名的還有修文縣響鼓坡鋁土礦。督察組說,這家礦山在未依法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的情況下,長期非法開采,2017年10月以來累計破壞林地等7.8公頃。

        對“老大難”問題整治力度不夠

        督察組指出,陜西省咸陽市對工業企業、磚瓦窯污染等一些影響空氣質量的“老大難”問題整治力度不夠,空氣質量與群眾期盼仍有較大差距。2021年1月至11月咸陽市空氣質量在全國168個重點城市排名倒數第七位,11月當月排名倒數第二位。

        針對咸陽市大氣污染防治存在的問題,督察組指出,咸陽市區及周邊一些企業大氣污染防治要求不落實、治污設施不完善、環境管理粗放,大氣污染問題時有發生。陜西興化集團、延長石油西北橡膠公司、欣雅紙業公司、陜西合力保溫材料公司、武功縣精鑄機械廠等一批企業因違法排污被督察組曝光。督察組說,延長石油西北橡膠公司攪拌工序廢氣收集裝置長期不完善,揮發性有機物治理設施運行不正常,2020年9月以來非甲烷總烴濃度累計超標204天;密煉車間廢氣收集裝置長期不完善,無組織排放嚴重。

        督察組還查出,咸陽市76家磚瓦窯廠治污設施水平不高,違法問題頻發。加之布局不合理,近45%的磚瓦窯廠位于城市上風向及城區中心點外延約25公里范圍,對城區空氣質量影響較大。據督察組介紹,2021年,生態環境部向咸陽市交辦磚瓦窯治污設施不正常運行、違法偷排等問題多達97個。

        去年12月,中央第四生態環保督察組督察寧夏回族自治區時發現,寧夏部分地方違規上馬高耗能、高排放(以下簡稱“兩高”)項目,部分能耗替代指標不實,違法排污問題突出。督察組表示,寧東能源化工基地17個在建“兩高”項目均為未批先建。

        督察組現場督察時還發現有企業公然造假。督察組說,督察人員現場督察時發現,吳忠市太陽山開發區通達煤化公司一期焦爐項目其運維人員“通過臨時向污水處理設施出水投加脫色劑和加清水稀釋的方式,將氨氮濃度從超標2倍的74.7毫克/升減小為0.086毫克/升。”督察組指出,太陽山開發區慶華煤化公司一期項目同樣違法將污染物嚴重超標的循環水用于熄焦,熄焦水化學需氧量、氨氮、揮發酚濃度分別超標11倍、11倍、609倍。

        督察組指出,4個典型案例違法違規問題出現的背后幾乎都有監管不力,甚至不作為、慢作為問題。督察組表示,將進一步調查核實有關情況,并按要求做好后續督察工作。(記者 郄建榮)

        — —文章轉自全國能源信息平臺  

         

        2022年1月15日 09:16

        1. <dd id="szlwr"></dd><tbody id="szlwr"><track id="szlwr"></track></tbody><dd id="szlwr"></dd> <tbody id="szlwr"></tbody>

            1. <progress id="szlwr"><pre id="szlwr"></pre></progress>